大名县庙会

编辑:官兵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5 13:41:10
编辑 锁定
大名县庙会是河北省古老的汉族民俗及民间宗教文化活动。大名县各乡镇都有一个或几个村有旧庙会,有的一年会日一次,有的两次以上,孙甘店乡石槽村,每十二年会期一次,会前广发告示,会日连续几天,请几个剧团唱大戏,远近客商云集,各路说唱、卖艺者纷纷赶来,赶会者人山人海,规模很大,周围几个村都成了会址。解放前,蔡屯村南的黄罗山庙会和石家寨村的东土山、儒家寨村的西土山、牛谷村的中土山庙会,都是有名的香火庙会。
中文名
大名县庙会
本    质
宗教文化活动
又    叫
庙市 节场
早    期
一种隆重的祭祀活动

大名县庙会庙会介绍

编辑
大名县各乡镇都有一个或几个村有旧庙会,有的一年会日一次,有的两次以上,孙甘店乡石槽村,每十二年会期一次,会前广发告示,会日连续几天,请几个剧团唱大戏,远近客商云集,各路说唱、卖艺者纷纷赶来,赶会者人山人海,规模很大,周围几个村都成了会址。解放前,蔡屯村南的黄罗山庙会和石家寨村的东土山、儒家寨村的西土山、牛谷村的中土山庙会,都是有名的香火庙会。
庙会,又叫“庙市”或“节场”,是中华文化传统的节日风俗。早期庙会仅是一种隆重的祭祀活动,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交流的需要,庙会就在保持祭祀活动的同时,逐渐融入集市交易活动。这时的庙会又得名为“庙市”,成为中国市集的一种重要形式。随着人们的需要,又在庙会上增加娱乐性活动。于是过年逛庙会成了人们不可缺少的过年内容。但各地区庙会的具体内容稍有不同,各具特色。庙会流行于中国广大地区,在世界各地的唐人街和华人社区在春节期间也有庙会活动。[1] 

大名县庙会风俗由来

编辑
庙会,又叫“庙市”或“节场”,是中华文化传统的节日风俗。与其他民俗一样,庙会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早期的庙会仅是一种隆重的祭祀活动,属于汉族民间宗教信仰的酬神活动,后来纷纷与佛、道两教结合,从而成为重大的宗教节日活动。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交流的需要,庙会在保持祭祀活动的同时,逐渐融入集市交易活动,成为中国市集的一种重要形式。

大名县庙会发源过程

编辑
庙会的源泉在于远古时期的宗庙社郊制度——祭祀。在远古时期,祭祀是人们生活中一件经常而又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所以《左传·成公十三年》中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意思是说祭祀和战争一样,都是国家生活中的头等大事。早期的祭祀主要是祭祀祖先神和自然神。在祭祀祖先神和自然神的过程中,人们聚集在一起,集体开展一些活动,如进献供品、演奏音乐、举行仪式等,这种为祭祀神灵而产生的集会可以看作是后世汉族民间庙会的雏形。久而久之,“庙会”演变成了如今人们节日期间,特别是春节期间的娱乐活动。实际上,从“庙会”两个汉字本身也可以看出这点,“庙”最初就是指供奉神灵尤其是祖先神灵的建筑。[2] 

大名县庙会庙会沿革

编辑

大名县庙会秦汉

与其它汉族民俗一样,庙会是社会发展的产物,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能够体现出时代的色彩。在秦代时期,庙会的内容仍然单一而稳定,即祭祀祖先与神灵。在西汉时期,道教开始初步形成。庙会受到了宗教信仰的影响,内容开始出现了多元化的色彩,各种习俗也开始初步形成。如《西京杂记》一书中,描述了当时的祠庙祭祀习俗:“汉制宗庙,八月饮酎,用九酝,太牢”、“京师大水,祭山川以止雨,丞相御史二千石,祷祠如求雨法”。书中京师是指长安一地,从中可以管窥中原地区庙会文化的基本内容。
  东汉时期,佛教开始传入中国。与此同时,道教也已逐渐成形。两教之间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并相互影响。

大名县庙会两晋及南北朝

两晋时期,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使得原本较为兴盛的儒教开始衰落。饱经战乱和欺压的百姓,与政治遭受压抑的名士纷纷皈依佛教或道教。而佛教又有了水路传经,随着理论的相关深化,佛道二教都获得了较大的发展并开始系统化。在南北朝时各自都已站稳脚根。
  六朝以后,佛教寺院,道教宫观日渐增多,于是附于佛寺、道观的庙会也就逐渐兴盛了起来。北魏时佛教盛行的“行像”活动就是如此。所谓“行像”,是把神佛塑像装上彩车,在城乡巡行的一种宗教仪式。北魏孝文帝太和九年(公元485年)迁都洛阳后,每年释迦牟尼诞日都要举行佛像出行大会。佛像出行前夕,洛阳城内各寺院都将千余尊佛像送至景明寺。沿途宝盖幡幢,音乐百戏,诸般杂耍,非常热闹。[3] 

大名县庙会唐宋

到唐宋时期,两教均达到了全盛时期,对社会产生了空前的影响。名目繁多的宗教活动出现了,如圣诞庆典、坛醮斋戒、水陆道场等等。其后在宗教仪式上慢慢加了娱乐内容,如舞蹈、戏剧、出巡等等。这样,不仅吸引了信众,更让其他非信徒愿意参观。
  佛教文化出现空前的大影响,甚至成为统治阶级文化及政治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佛教庙寺林立,石窟大兴,佛事盛行,崇佛成为民间信仰的主流,佛事渗入庙会,使庙会文化呈现出更大的宗教特征。

大名县庙会

元朝以喇嘛教为国教,其他宗教均受到打压,佛道之间矛盾激化并引发辩论,行像之风开始衰落。

大名县庙会

明代时期,许多庙会已经开始向市集的性质上转变。大多数是游玩观光或购买商品,真正进行祭祀或拜谒的人并不多。

大名县庙会

到了清代,庙会已经分为所谓的“多内涵型庙会”与“迎神赛会”。前者在宗教、娱神的同时有游乐等活动,而后者则是把神像抬出庙外巡行,是没有集市但有表演的庙会,如北京妙峰山庙会。同时也有部分地方无庙有市而也称庙会,如北京著名的厂甸庙会,这些也统称之为庙会。[4] 

大名县庙会庙会特征

编辑
汉族民间的庙会有自己的核心特征,即在经济技术方面是百货交易;在社会组织方面是“社”或“会”;在意识形成方面是礼神娱神。这是中国庙会能够长期传承的经济基础和民俗惯制。
庙会是把寺庙的节日变成了地方性的节日,把宗教的节日变成了世俗的节日,那些独特的地方性求神活动、非宗教性的娱乐休息活动及集市活动才得以自然而然的融入庙会。因此,庙会也是地方性民众节日活动,更能准确地反映庙会的本质属性,准确地讲这种多内涵型庙会可称为节日型庙会。

大名县庙会庙会时间

编辑
庙会是村民一年一度的大事,会期多数的村请剧团唱戏,各户备食品、酒席招待亲朋,会日亲朋赶会送“篮子”(食品)。会日当天,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买卖东西者,烧香求神者,看戏逛会者,婚姻相亲者,挤挤拥拥,热闹异常。[5] 
1949年后,对庙会进行了改造,禁止迷信活动,变成了物资交流会,同时利用戏剧、说唱、广播等形式,宣传时事政策,成为政治宣传的场所。除庙会外,各乡镇大都有固定的集市。有的十天两集,十天三集、四集,来满足商品经济逐渐发展、繁荣的需要。
农历时间会址会期(天)农历时间会址会期(天)
正月初八龙王庙高村1四月初四万堤镇张屯1
正月十五北峰刘庄1四月初四王村乡西店1
正月二十八埝头乡沙河路1四月初八沙圪塔乡元寨1
二月初一沙圪塔郭鸭窝1四月初八大街乡范村1
二月初二万堤镇史家村1四月初十金滩镇顺道店1
二月初二金滩镇消灾1四月十二束馆镇胡气1
二月初八龙王庙镇1四月十二旧治乡逯堤1
二月初八张铁集东小滩1四月十二万堤镇前屯1
二月十一北峰乡后北峰村1四月十二铺上乡兆固村1
二月十二王村乡东王二庄1四月十四红庙乡沈庄1
二月十三金滩镇石家寨1四月十五大名镇二铺1
二月十五埝头乡大苏村1四月十五大街乡北门口村1
二月十五儒家寨村1四月十五黄金堤乡南盘村1
二月十八旧治乡李三牌1四月十七杨桥镇杨桥村1
二月十八杨桥镇西马头村1四月十八红庙乡横堤1
二月二十五金滩镇娘娘庙村1四月十九王村乡王村1
二月二十五万堤镇大李庄村1四月二十沙圪塔乡后沙圪塔村1
二月二十八张铁集乡官庄1四月二十沙圪塔乡沙圪塔村1
二月二十八西付集乡文集1五月初五束馆镇冢北村1
二月二十八旧治乡旧治村1五月十三黄金堤乡黄金堤村1
三月初一龙王庙镇曹口村1五月十四旧治乡夹河村1
三月初一红庙乡刘庄1五月十五北峰乡后北峰村1
三月初三铺上乡高寨1五月十八龙王庙镇龙王庙村1
三月初三北峰乡前丛善楼1五月二十五金滩镇石家寨村1
三月初三大名镇北关1五月二十八沙圪塔乡儒家寨村1
三月初五北峰乡后北峰村1五月二十八红庙乡桥口村1
三月初五龙王庙镇石槽坊1六月初三沙圪塔乡后辛寨村1
三月初八孙甘店乡孙甘店村1六月初六沙圪塔乡东屯村1
三月初九旧治乡未店1六月初六黄金堤乡黄金堤村1
三月初十沙圪塔乡南贾庄1六月初八杨桥镇东海子村1
三月十一王村乡西店村1六月十五北峰乡刘庄1
三月十一红庙乡阎庙1六月二十一西付集乡文集村1
三月十一北峰乡前现城1六月二十八埝头乡大龙1
三月十二沙圪塔乡西庄1六月二十九沙圪塔乡儒家寨1
三月十三铺上乡蔡屯1七月初七旧治乡旧治村1
三月十五杨桥镇胡马寨1七月初十王村乡王村1
三月十五王村乡王村1七月十二龙王庙镇龙王庙1
三月十五张铁集乡刘店1七月十五旧治乡大韩道1
三月十五孙甘店乡南李庄1七月十六金滩镇金滩镇村1
三月十五大街乡张郭村1七月二十八金滩镇石家寨1
三月十八龙王庙(镇)村1七月二十九铺上乡铺上村1
三月二十沙圪塔乡西司庄1八月初一金滩镇金滩镇村1
三月二十金滩镇窑厂1八月初八埝头乡杏现1
三月二十四万堤镇万堤村1八月十八埝头乡前刘胜1
三月二十八杨桥镇北马头1九月十五王村乡王村1
三月二十八西付集乡大寨村1九月十五束馆镇冢北村1
三月二十八束馆镇冢北村1九月二十八金滩镇顺道店1
三月二十八大名镇东关1十月初一金滩镇石家寨1
三月二十八黄金堤乡邢未村1十月初七束馆镇束馆村1
四月初一红庙乡宋庄1
十月初八
沙圪塔乡儒家寨村1

  
十月初十埝头乡张庄村2
四月初二万堤镇田六店1十月十五金滩镇娘娘庙村1
四月初三王村乡李凝村1十月十五沙圪塔乡北贾庄1
四月初四龙王庙镇龙王庙1十月十八埝头乡沙河路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非人物 人物